金融创新另一面: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

2019-12-03 03:00 来源:未知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

  刚刚入职品途半年的王洋要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了。7月底的一天,领导突然约谈自己与众多同事,被要求8月前离职。“就是强制裁员,没有任何赔偿。”王洋说。

  同样在7月,北漂数年的张宜也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坎。他将一家人的上百万元积蓄投入了P2P平台君融贷和牛板金,而两家P2P先后爆雷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7月,对他们是个灰暗的日子。而背后,也有一根隐形的线,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

  王洋是品途文娱组的一员,他向新浪科技表示,不仅文娱组的员工被领导谈话要求离职,创投、大健康、零售、市场部等多个部门均存在强制裁员的现象。整体裁员比例或超50%。

  不过王洋表示,品途并未打算对这些被裁员工进行补偿,而是要求员工自己填写并提交一份离职申请书,只有这样公司才会结算当月工资。教师节给老师的祝福语

  毫无征兆的强制裁员让品途员工们疑惑重重。“有同事说是因为品途投资方春晓资本要撤资,据说在筹钱还债,投资的好几个P2P都爆雷了。”王洋说。

  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品途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品途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宣称是集”媒体”、”智库”和”资本”为一体的创新赋能平台,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等领域。其中北京品途数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春晓资本确实是品途的重要股东。

  就在王洋为裁员一事发愁而赋闲在家时,买了君融贷的张宜却来到了品途的办公地北京市酒仙桥路14号兆维工业园,君融贷的北京办公室使用的正是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服务。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在公告中承诺不跑路的君融贷早已人去楼空。

  “我把一家人的积蓄都放在了君融贷和牛板金,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受不了。”张宜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君融贷办公室,欲哭无泪。

  实际上,君融贷与品途的交集并不是共享办公服务那么简单。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春晓资本也是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8年春晓资本共完成了7只子基金募集工作,累积管理逾20亿资金规模。目前多家政府引导基金、知名国企以及上市公司人士等已成为春晓资本的有限合伙人。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该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共计9852余万元,同时,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暂停,保留提现功能正常运作。

  而7月4日,牛板金CEO王旭航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通过虚构标的,以“牛钱袋”产品挪用了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目前,涉及资金都无法收回。

  工商资料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佐助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5%,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其中,2017年9月,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佐助控股,持股95%;而2018年7月4日,也就是牛板金宣布逾期的第二天,融数从股东名单中退出,王旭航100%持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月融数获得春晓资本的天使轮融资,而2018年5月,春晓资本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不过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目前仍在融数担任董事。

  7月15日和18日,君融贷、聚财猫先后宣布出现逾期。教师节给老师的祝福语而聚财猫曾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春晓天泽1亿元A轮融资,不过新浪科技发现春晓天泽并未出现在聚财猫的工商股东之中。

  除了有直接投资关系的三个P2P平台爆雷之外,张宜向新浪科技表示,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关联关系。

  7月12日和16日,石头理财、抓钱猫先后公告称出现逾期。新浪科技发现,2016年至2017年,吕彦彦曾担任一年的石头理财法定代表人。而吕彦彦从2016年至今,一直是抓钱猫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抓钱猫持股34%。

  吕彦彦还曾与人共同出资成立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并持股50%,不过在2017年7月退出。

  但新浪科技查询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资料发现了端倪,目前韩翔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该企业的电话为, 邮箱为;而春晓资本旗下的石河子春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越,企业电话和邮箱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相同,从注册地址来看,两家公司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两家公司疑似为关联企业。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

  此外,君融贷COO巫翔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还曾在抓钱猫担任监事。这意味着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石头理财、抓钱猫五个爆雷平台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叉关系,并且都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

  新浪科技曾向春晓资本投资人关系总监王小北求证,君融贷是否是春晓资本投资的企业,王小北称“我们一期二期基金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而当新浪科技将君融贷官网宣传的A+轮融资中出现A股上市公司天泽信息和春晓资本的截图发过去时,她称“这个我并不知情”,随后将新浪科技拉黑。

  实际上,春晓资本不仅是君融贷和牛板金的重要股东,两个P2P的资产端企业也大多与春晓资本有关,甚至是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企业。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

  以君融贷为例,2017年10月,曾有媒体对君融贷的资产端情况进行了报道。当时,君融贷的资产端主要为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和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

  而翻看众多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后,媒体发现平台当时近半个月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的借款企业都是同一家,为瑞金麟(大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王戎。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为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此外,王戎还是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由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参与出资成立,早期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春晓资本也一直宣称融数金服是其孵化的企业。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君融贷CEO吴隽也曾是该公司股东,于2016年7月退出。

  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还宣称由沣盈公司无条件担保,该担保公司全称应为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英,而杨俊英旗下还有一家公司为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资料中的邮箱为,而是王戎旗下的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邮箱后缀。

  这意味着君融贷当时的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为关系密切的关联方,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自保。

  再来看君融贷当时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该类项目依托课栈网合作教育培训机构,面向学员提供培训费用支持。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课栈网运营主体为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2015年6月获得春晓资本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稼沃资本8000万元A轮融资。

  目前,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课栈网36%,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而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中,韩翔持股49.50%,上文已经提到,韩翔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电话与邮箱与春晓资本旗下一家公司完全相同。

  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宣称由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工商资料显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5%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权。而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君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大连君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仅曾用名称相近,君融贷在大连的办公注册地址甚至曾与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而据君融贷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融资项目合作方融资金额占比中,课栈网排名第一,金额超过10亿;会唐网排名第二,金额超5亿。而会唐网曾于2015年3月获得春晓资本1亿元A轮融资和2016年7月稼沃资本领头的1亿元B轮融资。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会唐网第一大股东,持股34.63%。

  今年3月,课栈网被媒体曝出涉嫌就业贷套路,学员们通过培训机构介绍,在课桟网贷款以当做培训费用,培训结束却找不到工作并欠下上万元贷款。引发学员们对培训机构和课栈网的维权。

  新浪科技日前前往课栈网的办公所在地发现,课栈网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前还被所在物业贴了张欠缴9.5元的自来水费。物业人员向新浪科技称,“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了。”

  张宜向新浪科技提供了一张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总部的牛板金资金汇出明细表。

  其中,牛钱包产品中的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为君融贷项目提供过担保的关联企业,也是牛板金历史股东融数的关联企业。

  牛宝丰产品中的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一款名为门口贷的App,提供房产租赁质押借款。同时门口贷也是君融贷租金贷业务的主要资产端合作企业。

  另外诡异的是,新浪科技在门口贷App里发现,这家只在北京运营并且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商务洽谈电话归属地竟是辽宁大连。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是君融贷、融数最早的办公注册地,同时君融贷COO巫翔、CRO丑纯明与瑞金麟、融数董事长王戎都为大连理工大学校友。

  牛钱袋产品中的大连喜扬扬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徐晓晶,同时徐晓晶还担任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而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8.4%股权,君融贷CEO吴隽也持有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9.23%股权。

  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4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罗鹏为君融贷联合创始人、前CTO、董事,同时罗鹏还是北京好课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好课多第一大股东,持股70%。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好课多、北京融数的注册地址都在春晓资本投资的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地。目前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和好课多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新浪科技发现,融数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融数征信有限公司还于日前进行了简易注销申请,公告期为2018年6月6日-2018年7月21日,不过在7月19日该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一方面春晓资本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泽信息(证券代码:300209)共同出资成立了春晓天泽,而春晓天泽入股的君融贷和牛板金则都宣传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战略入股。天泽信息8月17日股价报收12.47元,大跌5.39%。近一年,天泽信息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9.69元一度跌至最低点12.12元。

  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和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分别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45.00%、27.50%和27.50%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101,736,904股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转让价格合计7.5亿元,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还披露称,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九有股份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介绍了控制权转让的背景:2017年7月19日复牌以来,九有股份股票连续下跌,从2017年3月23日的8.14元/股,迅速跌至5元多/股,导致大股东天津盛鑫质押的股票逼近警戒线和平仓线。

  天津盛鑫筹资赎回部分股票,但仍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未摆脱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并且上市公司控制权有被强迫转移的迫切风险。考虑到维持上市公司现有业务的稳定,以及天津盛鑫自身的资金压力,天津盛鑫股东决定将天津盛鑫的股权出让给新的投资者。

  转让完成后,盛鑫元通持有上市公司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不变,春晓金控持有盛鑫元通 100%股权。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韩越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不过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近一年来,九有股份股价已从当时的5.53元跌至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以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101,736,904股份和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为3.17亿元,这意味着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一年来已浮亏4.33亿元。

  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称,8月14日,为降低2017年10月和11月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融资风险,天津盛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4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0%)和无限售流通股份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5%)质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分别用于办理去年的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公告还披露,截至当日,天津盛鑫共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378万股的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这意味着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自8月13日起,张宜所在的君融贷维权群的受害者们开始组织前去春晓资本办公地讨要说法。张宜向新浪科技透露,8月13日春晓资本的行政总监、财务总监等人接待了他们,承认春晓资本对君融贷和牛板金等的股权关系,并称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他们也没说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8月14日我们再去,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张宜无奈地说,“牛板金、聚财猫和抓财猫都已经立案,君融贷到现在还没立案,春晓资本也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而王洋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的他,虽然做好了没有赔偿金的打算,但未预料到品途给予的8月15日结算工资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被强制裁员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我们只剩一条路了,一起申请劳动仲裁。”他愤愤地说。

  成立于2013年1月的北京远程视界集团,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公司从最开始只有眼科业务逐步扩展到心脑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呼吸、中医及护理等等9门学科。2016年就实现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

  但从今年1月开始,远程视界彻底停发工资,员工成批离职。同时,融资租赁公司、代理商、设备商、医院蜂拥而至,远程视界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公司创始人韩春善个人股权遭冻结,针对公司的诉讼案件铺天盖地。如今,整整一层办公室只有两名前台和零零散散来讨薪的离职员工。

  其实早在前年底,我们就知道远程视界资金链异常紧张,去年年初其主要负责人就已经被边控,禁止出境,期间又有多起公开报道与内部员工爆料等,均被远程视界以强硬的法律回复抵挡回去,而现在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远程视界事件涉及到上千家公立医院,这种规模并不是一个普通体量的公司能够获得的,因为它走了几种模式,第一种是找代理二级三级分销的模式,第二种是会销模式。代理模式就是典型的让某区域总代理发展下家给提成,而这种模式本质上跟传销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看上去账面回报率异常的高,医院不用掏一分钱,五年之后就算没病人,也可以白捞一个设备,并且培养出熟练的医生。想的挺美,天上掉下了馅饼,然而馅饼哪有那么好吃,透过远程视界及其它相关同业公司的这种困境,我们来探讨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其实,远程视界的模式并不算新的模式,很早以前莆田系做设备投放就是采用了这种模式,大概一二十年前,全国陆陆续续开始承包科室。

  但是区别在于他们一般会选择流量基础相对比较好的中心城市医院,开展各类创新的高收费项目,逐渐进行经营平衡,所以整体来讲运营都还是不错的。

  其实在整个三级分诊的过程中,二甲医院的地位是非常尴尬的,上面有三甲医院做一个流量中枢,下面沉到社区和一级医院,中间二甲医院整体来说,随着改革越深入患者越少,所以很多地方的二甲医院已经变成一片荒漠,破产或事实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同时,二甲医院并不具备开展很多创新手术与治疗的条件,在内忧外患之下,有远程视界抛来橄榄枝,马上一拍即合。但是在流量贫瘠的地方开展医疗项目,所有人的风险都在加大。

  特别是魏则西事件后,全中国的科室承包与设备投放开始一刀切的暂停,使得后面项目源越来越少,没有新增资金流入,盖子开始捂不住了。

  不得不说远程视界的宣传推广策略还是很成功的,特别是宣传册、开会照、公司的墙上到处都是跟各级领导握手拍照的合影,也请很多当地的相关领导来站台,这对下面基层很多二级医院的管理者包括一些代理商有致命的吸引力,因为这些人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土的,很吃这一套表面上的东西。

  所以有人会说,如果一个公司的宣传册和公司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跟各级领导谁谁谁的合影,那么这个公司离成为骗子就不远了。

  全国涉及千家医院然后敢进行法律诉讼的,不过是寥寥数家而已,这中间有其深刻的问题,其实远程视界卖给医院的设备,基本上比正常市场价已经翻了1-2倍。它是用更高的价格,把医院当作一个融资主体,将融资租赁公司的现金套出来,同时再给相关负责采购的院长包括其连带的各类负责人一笔回扣,这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很多院长会有个人利益在里面,反正干好干不好是公家的事情,即使有问题也得先捂着盖着。

  那么,把正常的几百万的设备卖了上千万之后,首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你的巨额的增值差价要全额纳税,这个税是非常重的。远程视界年纳税额超过六个亿,这何其壮观!我们国家税务制度是你挣钱了先把税交过去,你赔钱了税不可能给你退一分,所以这个钱无论如何实际上都先损失了。

  另外,如果按照原来几百万采购设备的财务模型进行运营,相对来说也容易平衡,但是为了这种扩张型的财务风格与报表,先把标的价提高,再把融资的利息标的特别大,那下面无论怎么运营都是无法平衡的。

  所以如果这个项目真的正常运行的话,并不说明远程视界会有多暴利,恰恰相反,本质上就是远程视界先把钱收来,承担了巨额的税收,然后与医院联合背上了数倍的负债和相关运营利息,然后期待用未来的收益或者通货膨胀来进行抵免。类似房地产金融加杠杆运营的模式,挣得的那部分设备款收益要支付每月不停支出的大量成本,从长期来说反而是亏的。只是可以先收款,然后延期支付,当期现金流显示优异,但是显然加大一倍成本与利息负担之后,这个项目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平衡了,最终崩盘是必然的。

  很多医院的管理者包括很多投资人会有一个巨大的误区,认为大楼盖好了,机器设备都装好了,医生和专家都来了,病人就会蜂拥而至,这基本上就是在做梦。

  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医疗信息获得更加容易,不会再像以前医患之间的大量信息不对称。并不是在医院门口拉个横幅或者是稍微宣传一下病人就会来,这基本上是在胡扯。不光是他们,现在全中国大批的私立诊所跟投资的医院装修的异常豪华,其实根本就没有病人。

  并不是说少数人会犯错误,其实很多大牛、土豪或者在别的领域已经非常成功的人士,都会犯这样的错误,这实际上是一种蠢猪逻辑,全靠自己想象。他会把自己带入,觉得这样的形式我自己觉得是可以的,但是他没想到患者引流、培育、宣传口碑以及前期蓄水是多么重要。

  全中国我看过的至少有超过几十家的投资上千万甚至过亿的诊所,包括一大批上市公司,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这本质上也是一种庞氏骗局,通过盖好的诊所再向大的投资方去拿新的钱,拿了新的钱再往新的诊所里面投,在没有真实业务支撑情况下,崩盘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越往后拖亏得越大。

  换句话说,很多医院诊所都是等一切都建好后,发现没病人了,才会意识到整个线上线下的患者宣传与营销推广体系根本没有建立起来。很多公司宁愿在钢筋、水泥设备上投几千万几亿,也不愿意在患者引流上花个几十万,这是有无数案例证明的,并且不断有新的蠢货前仆后继地在验证这个道理。

  由于账面数字特别的好,所以远程视界吸引了国开和中金这类顶级国家队的巨额资本。现在行业内好像存在一个误区,认为若是拿了国家队的资本就会怎么怎么样,其实所有的事情还是建立在业务本身。

  就算拿了国家队投资的又怎么样?在整个中国,融资能力再强,有人能超过贾跃亭吗?乐视前前后后连带资本市场连带非上市融资差不多得到了四百个亿的现金,但是主营业务该崩还崩,至于汽车项目又是另外的事儿。

  但是产业发展有自己的规律,有时候需要迂回,有时需要减速,拿了大资本被对赌和上市催着,只能向上继续放大杠杆与风险敞口,先把眼前的钱收到,哪管后面洪水滔天,于是造成了一个双输的局面。

  因此同样是现在一些移动医疗公司通过给药企巨额洗钱拿了大资本,等到准备上市的时候就会发现,无论审计还是合规都无法达到标准,毛利率奇低,大额现金流水进出,难过的日子在后面。不过是希望拿到钱后反向快速重构扎实业务,然而大伙都清楚,做业务多难啊,吹牛多容易啊!这种发展速度与回报率怎么可能让大资本满足?于是继续猛催,然后只能饮鸩止渴,继续疯狂做大不合规业务、直到判刑的那一天!

  首先它也没有真正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载体,另外它的核心逻辑是靠招代理拉人头的方式向地面去渗透,通过代理商的模式去发展,做的是最传统的科室共建与设备投放,跟互联网医疗扯不上啥关系,都是不懂装懂的人在那胡扯。

  对他们自己来说,其实是希望用最火的理念来宣传包装自己而已,除了发布他们自己的东西,没有人上过远程视界的网站、app或者微信,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互联网医疗。

  第一,高价卖设备,但是医院不管主观还是客观同意了,那么这只是一种买卖关系,同时医院没有钱,用这个设备和医院本身信用做抵押,融资租赁公司贷款,这是一个清晰的商业逻辑,这块本身不构成诈骗,因为诈骗的核心是,主观故意,以虚构的事实来获取不正当利益,而这里还是真实发生了业务。

  第二,很多项目在开头几年的时候,即使运营入不敷出,投资方仍然是会履约代为支付,后期由于资金困难无法付出,因此不管多少人如何认为这是庞氏骗局,但最终只能被定性为经济纠纷和经济摩擦,届时可以按经济案件立案起诉,还是不构成诈骗。

  第三,远程视界为了填补这个窟窿,更疯狂地去招代理商收保证金向全中国县医院拉业务,通过让医院签字确认验收后将设备款拿回来,但是设备并没有真实进行投放,事实上它只是为了把钱拿回来进行输血,虚构了一个合同,并无执行,这是一个清晰的主观故意的诈骗行为,事实清楚,证据链完整。面对这种案件,北京市丰台区法院或者检察院不受理是不应该的。这需要医院主动进行起诉,但还有一种可能,院长如果收受了巨额贿赂的话,也许会导致没有主体主动进行诉讼。

  远程视界的倒台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并不是像某些吃瓜群众分析所说的他就是来诈骗的,从开始到现在它还是想做一些事情,但随着巨额融资的进入,只能被迫不停地向上膨胀,饮鸩止渴。

  所以企业发展有自己的规律,产业也是波浪前行,远程视界的教训让我们行业的所有人都要警醒,无论在什么时候,公司的核心业务都是根本,其他都是浮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mw0088.comhttp://www.hgmw0088.com/a/tuijian/20191203/72598.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优界网_互联网IT资讯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