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逐鹿“最后一百米”掘金社区O2O

2019-11-07 18:50 来源:未知

  家住深圳福田中心区紫荆苑小区的凌太是网购达人,两周前在淘宝上购物之后突然发现送货的快递小哥再也不打电话给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落款“e栈”的自提短信,里边除了有快递员手机号码,最醒目的就是一个六位数的提货密码,而自提货柜就安在家门口几步之遥的小区停车场边的空地上。

  凌太找到地方后,看到一个漆成橙色的货柜,被分成三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格子,正中央凹进去的一块是带屏幕和按键的操作台,根据上面的提示,选择取件之后直接输入密码,下方一个格子的柜门啪的一声就自动打开了,里面端端正正地躺着凌太淘到的宝贝,简单方便还不用等。

  两天之后凌太在京东上购买的一件商品也到了,快递员同样没有上门,而是放在小区停车场另一边的“速递易”自提柜中。去拿货的时候,凌太惊奇地发现,在速递易对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标有“富友收件宝”字样的蓝色自提柜,这意味着在凌太这个仅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型高档住宅中已经挤进了三家自提货柜商,格子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业主数。

  “e栈”背靠深圳国企中集集团去年12月刚成立的中集电商,“速递易”运营商是主营金融IT服务的上市公司成都三泰控股,而“富友收件宝”则是上海知名第三方支付公司富友金融推出的智能收件业务,除了速递易上线年下半年就落地了,其他两家均是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布局的项目。就在今年6月6日,民营快递龙头顺丰也宣布,与申通、韵达、中通三家快递和运营物流园区的苏州普洛斯斥资5亿元成立独立运营智能快递柜的丰巢科技,目标也是打进小区,并称已经与万科、中航地产、中海等核心物业公司达成深度合作。

  事实上,智能快递柜又称自提柜,本身并非新生事物,以京东、顺丰为代表的主流电商和快递均早有布局,争夺“最后一公里”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但紧紧围绕小区这个“最后的一百米”,各方激烈交火却是最近才有的现象。

  要知道直到去年年初,较早在小区布局自提柜的三泰还曾被质疑夸大商业前景,铜雕艺术招致大批券商机构上门踩点调研,据称其中一个重要依据就是因投资速递易,三泰业绩大幅下滑。另据2015年一季报显示,三泰净亏损进一步扩大,由上年同期的1000多万增至四4000万。并且三泰并非孤例,公开资料显示,业界公认比三泰还要早布局社区智能快递柜的“上海宝盒”自2011年推出服务以来也是年年亏损,2014年其总资产不到600万元,净亏损接近一半。

  三泰董秘,负责运营速递易的成都我来啦网络科技公司CEO贾勇5月底做客品途网时,宣称累计投入已经接近30亿元,奉劝后来者没有30亿元人民币就不要凑这个热闹。而三泰2014年年底发布非公开定增方案,还拟募资近30亿元用于投资“速递易”三期项目的建设。民营快递五强“四通一达”的中通副总金任群两年前还曾公开嘲笑三泰运营速递易是瞎折腾,浪费钱。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包括具国有背景的中集在内的各方在智能快递柜本身盈利模式仍不明晰的现在,一窝蜂地下血本进入小区呢?

  中集电商副总经理段跃江最近痴迷小米模式,他刚看完企业管理咨询专家刘润的《互联网+,小米案例》,深刻体会到互联网一切的优势都是效率的优势。去年8月,他申请从中集车辆集团战略总监的位置上退下来,参与筹建电商子公司,跟集团本身背负的命运一样:二次创业。作为年营收逾700亿元,同时带有国企基因的物流和能源装备航母,面对“互联网+”的浪潮,中集也不可避免地要谋求转型升级,物流方面的雄厚实力让它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电商这个切入点。

  然而在以京东、阿里为代表的大电商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新兴的电商平台要发展壮大,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段跃江对此非常清楚,他把商业生态分为大中小微四个圈,最外围当然是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京东、阿里、当当等大电商,第二层是沃尔玛、华润、深圳天虹等走批发模式的线下大型百货商超,第三层是以711为代表的各种社区便利店,最里边的才是他最为看重的小区商圈。段跃江认为,相比此前电商、物流企业口中的“最后一公里”,围绕小区的“最后一百米”才是中集电商等后来游戏加入者应该发力的范围,恰恰只有在这个范围内还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因为大电商无法匹配生活服务本地化的特点。“大家争夺的实际上是社区O2O这个焦点。”段还研究了O2O资讯网站亿欧网上有关本地生活服务的数据,“未来商机巨大”。实际上他看到的是亿欧网转载的艾瑞咨询2014年中国综合类本地生活服务电商的一份报告,截至2013年底,整个本地生活服务O2O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700亿元,同比增速高达45%,目前在整个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中的渗透率不足4%,而未来有望成为下一个跟实物电商一样,过万亿级的线上市场。

  富友金融2008年成立,是目前拥有全国性金融支付牌照最全的民营企业之一。富友号称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金融托管平台和第二大线下便民渠道,在银行卡收单渠道方面也名列前茅。据称,全国一半以上,即超过800家的P2P平台与富友签有支付和资金托管协议,此外富友还拥有15万左右的线下收单商户,但从公司成立直到目前,绝大部分的服务业务仍只面向企业客户。

  “个人客户端业务增长比较缓慢。”富友市场部总经理李振介绍说,其实公司便民服务过去几年仅信用卡还款的累计交易笔数就达到6000万笔,但苦于个人用户不多,这部分价值没有被挖掘出来。富友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从2012年就开始尝试各种模式去获取个人用户和进行围绕于此的增值服务建设,例如通用预付卡业务,以及在社区范围内让小微用户强制性地和业主关联,引导业主去消费等,但均告失败。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富友加深了对社区重要性的认识。“社区是我们认为最接近用户的平台。”李振强调。

  诚如上述艾瑞咨询报告所预测的,社区O2O市场空间巨大早已是共识,这也是为什么2014年在相关领域涌现了大量的互联网创业项目,叮咚小区等更是红极一时,引来上亿规模的融资。然而生的轰轰烈烈,死的也是悲壮无比,今年年初传出叮咚小区资金链紧张,部分地方分公司裁员的消息,社区O2O的运营模式遭受严重质疑。

  投资了三泰的深圳天图资本CEO,资深O2O专家冯卫东认为,社区O2O这个大方向肯定没有出错,但是叮咚们的问题在于并没有找准里面最痛的那个点。“传统电商最后一百米交接是有痛点的。只有先解决这个点,才有机会做其他的。其他社区服务要培养用户习惯短时间内很难。”他对比早期实物电商的案例,指出当初也是少数先锋人群在做,经过长时间的消费者教育,才最终让网购变成主流,而智能快递柜正是最容易切入社区O2O的工具。

  冯的观点显然具有市场,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回答了为何在盈利模式不清晰,甚至大量亏钱的情况下,仍有大量相关行业企业争相布局智能快递柜的问题。

  例如速递易2014年底在全国已经布点超过1.4万个,三泰董秘贾勇则宣称,2015年的目标是覆盖100个城市,进5万个小区。

  而中集电商去年12月才成立,短短半年已经在深圳布点1600个,铜雕艺术计划今年底前覆盖当地3000个小区。据称,深圳总共也就4000个左右的社区,刨去城中村,规模特别小,比如单栋住宅以及没有物业,开放式的小区,剩下的数量正是3000。如果这一目标达成,中集电商将成为深圳智能快递服务网络最密集的企业,甚至超越有先发优势的速递易。

  如果细心,还能发现本身不具备硬件研发能力的中集电商实则选择了和深圳一家有15年自提柜研发历史的公司智莱科技合作,智莱旗下专门有一家自提服务的运营公司智汇合,两者的合作模式是中集电商接管了智汇合全部的397个柜子。就在双方达成合作的3月之前,智汇合苦于运营成本覆盖不了,本来是要对逾期占用柜子向取件方加收1元钱/24小时费用的,速递易也是采用同样模式,但中集电商后来决定全部免费。

  富友到目前为止在一二线台柜子,同样对快递员和业主两端全部免费,并且为了说服物业公司让其落地,甚至连智能快递柜本身所花的电费都给垫付了。李振说,母公司给运营智能快递柜的富友电子商务公司下的任务指标是到今年底完成2.5万到3万台。“2.5万是及格线万则算满分。”据了解,智能快递柜业务包括硬件、市场拓展和运营维护三方面的成本,加起来平均每台5万块钱左右,属于重资产行业。自2014年7月第一台柜子落地算起,富友已累计投入超过4亿元。

  同样运营自提柜的京东对选点则有着严格的审核。凌太听使用紫荆苑小区自提柜的京东快递员介绍,京东申请自提柜需要达到一定的客单量,比如一个小区10单。

  但李振表示,暂时不考虑包裹量,只要楼盘或者小区住户数量能达到公司要求就愿意装。“而且我们要求也比较低,三四百户以上我们就愿意装。”

  今年的任务是卡位,刚宣布做丰巢自提柜的顺丰也放线个重点城市,过万的网点布局。但是“烧钱”的游戏不可能无止境地玩下去,尤其顺丰此前尝试O2O的社区便利店模式“嘿客”被认为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有业内人士评价,嘿客定位社区的范围还是太广,不符合被互联网“宠坏了”的中国人的生活消费习惯。一般社区覆盖5-6个小区,但大部分人希望在自己小区100米之内就能解决所有的需求。

  就跟大多数互联网的社区O2O项目还在艰难地探索之中一样,段跃江也没想好布点之后,下一步具体的玩法。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困扰,不过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先把网络密集度迅速做上去,并且至少今年之内不急于向深圳以外的其他城市扩张。“要有足够的密集度才能产生足够的物流效应。”段跃江中长期的想法是通过减员增效来说服快递公司买单,而非速递易直接向快递员收取费用的模式。此外通过密集的网点,也能吸引更多商户入住中集电商的平台。

  李振认为,富友擅长的是商用领域的金融支付和生活服务,其最大优势则是线多家的互联网金融合作企业,和线万家的收单商户。“我们的O2O实际上线下到线下,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线上到线下。”他介绍说,富友更多地还是把社区周边商户的服务向社区用户进行推广。李振预计,通过收件宝,目前15万家收单商户甚至可以很快拓展到30万-50万户,而这些商户覆盖饭店、菜场商户、水果商户等社区周边的小微商户。

  三泰6月15日停牌,6月18日复牌,宣布拟2亿元入股5月底刚刚成立的中证信用增信公司(以下简称中证增信),该公司创始股东包括安信、国泰君安等龙头在内的多家券商和前海金控等这样有官方国有背景的金融公司。此前,三泰高管在解读智能快递柜商业模式的时候曾特意提到,可以在通过速递易累计的大数据上做文章。但当时的市场反应冷淡。不少人质疑,与BAT相比,速递易的数据到底能值多少钱?

  富友李振介绍说,截至6月18日中午12点,但据此掌握的数据非常不完全。某家不具名业内高管指出,智能快递柜运营企业目前只能做到手机号码与包裹的匹配,甚至没法判断收件人的性别与年龄。因此这个数据的作用很有限。“总不能在推荐服务或商品的时候直接发用户短信或者打电话吧。”上述高管说。

  于是,三泰通过牵手中证增信,亮出了一个很好的底牌。据上述不具名的高管分析,三泰加证券等业务,由于这些业务往往是实名制的,就能把之前累计的数据完善起来,从而变得既有数量,又有质量,最终为嫁接其他增值生活服务提供可能。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mw0088.comhttp://www.hgmw0088.com/a/jinri/20191107/68621.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优界网_互联网IT资讯

分享到: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