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口世界第二的城市有条TikTok街黄平机场

2020-02-24 22:40 来源:未知

  在拍摄视频的间歇,Hrithik Sohankar坐在人行道上,19岁的他说,“我拍摄每支短视频的时候,都想着一定会在TikTok上火起来。”

  他身处的这条巷子,藏身在印度首都新德里核心商圈康诺特广场(Connaught Place),近似北京的王府井大街,国际潮牌林立,高端餐厅密布,加上欧洲风格的建筑,为TikTok的印度网红们提供了一处免费而又洋气的布景。

  过去两年的每个周日,Sohankar和5位年纪在17到21岁的好友,约好中午11点在这条巷子里见面,待上9个小时,为对方互录TikTok视频。

  新德里有2400万居民,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东京。每天,这条街巷吸引着年轻人从德里的各个角落赶过来,有的坐地铁,有的坐大巴,慕名到此拍摄视频,黄平机场在工作日,路上挤满各路拍摄团队。在TikTok上成为打卡圣地后,这条街巷也迅速引起舆论关注,印度财经媒体The Mint干脆直呼其为TikTok街。

  康诺特广场是新德里最大的金融、商业、购物中心之一,被印度人简称为CP。这距离印度门仅有几公里远,根据2018年的一项排名,CP办公室租金排名全世界第9。

  繁华商圈中,一条250米长的街道成印度TikTok拍摄者们的最爱。CP后巷的这条道路两侧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国度,一侧是乔治亚风格的白墙和白柱,另一侧则是破败的办公大楼。就像新德里的任何一条小路一样,这条路上也塞满了车辆和行人。

  大约在2017年6月,一些网红开始在CP拍摄,最吸引人的就是这条街上的建筑风格,标志性的白色柱子,看起来就像伦敦的某条街道。25岁的Pawan Thakur说,“这条街看起来就像是国外的街道。”

  “像Ashiya Chaudhary、Anifa Khan和Jiya Rajput这些名人,之前都会来这里拍摄,网民注意到视频中醒目的H&M标识,就都来到同一个地方打卡,” 16岁的Sandeep说,“我也和那些出名的TikTok拍摄者们一样,希望有更多点击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到周日,这条街道就是为TikTok而存在。数百名穿着时髦的青年蜂拥而至,他们多顶着炫彩的头发,戴着闪亮的太阳镜,在手机镜头前卖力表演,街道更显得拥挤不堪。

  H&M的一位保安,在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他说,“看到他们,我很担心我的孩子,如果我的孩子也受到TikTok这么大的影响怎么办?最开始,我还尝试着教育这些孩子,后来,我也不干涉了。”现在,他每天旁观这一幕幕“疯狂”的个人秀。

  路人仿佛不明白这里发生的“行为艺术”,好奇的看着这些年轻人,他们自拍、跳舞、饶舌,甚至做出一些略有危险的动作。一个人表演,一个人做指导,一个人播放背景音,另一个人拍摄视频,合作下来,他们似乎离自己的网红梦更进一步。

  甚至有外地的年轻人来TikTok街“朝拜”,还有人,把街道当未来的办公室,工作日也来此拍摄。

  “在TikTok上更容易出名,有一些人毫无缘由的就变得很出名。”Sohankar解释。

  21岁的 Deependu Das是Sohankar的朋友兼导演,他拥有一份令大多数印度同龄人羡慕的工作:印度最高法院的行政人员。

  2017年,TikTok的前身 Musical.ly进入印度时,Deependu Das就被它吸引。“开始我们只是觉得,视频很有意思,然后我听到有些人火了之后,接到了品牌的一些活,如果他们可以做到,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想想那种走在街上被人叫出来名字的感觉吧。”

  2017年11月10日,字节跳动以高达10亿美金的价格买下Musical.ly。收购后,字节跳动将抖音国际版与Musical.ly进行合并,新的品牌统一为TikTok。

  离Sohankar几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团队,5个年轻人,梳着潮流发型,穿着T恤衫、丹宁夹克和紧身裤,他们随着Calvin Harris的歌曲My Way做出夸张的动作。“我们今天只是想做些犯傻的视频,”Pawan Thakur说。

  Thakur平日里是一名公交车售票员,“我对家人说,周一到周五,我为了赚钱而工作,周末的时候我为了成名而工作。”

  2017年,Thakur从10岁的侄子那里知道了TikTok。之后,Thakur和他的朋友们就成了这条街道的常客。

  Henry Ranjit偶然发现自己还有成名的机会。家住比哈尔邦的萨马斯蒂普尔区,Ranjit半年前来到德里找工作,家里人每个月寄给他7000卢比的生活费,但是Ranjit并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将心力都投在TikTok上。

  “一开始我只是来这里和TikTok上的红人们合作拍一条短视频,后来我的四条短视频火了,我拥有了7万粉丝。TikTok让人难以控制的上瘾,给了我成名的灵感。” Ranjit说。

  这里有许多像Sohankar、Thakur、Ranjit一样的普通人,这些年轻人可能来自中下阶层,在印度拧紧的社会分层里,他们不想重复父辈的命运。

  Sohnakar的父亲也是他的粉丝,“我爸爸会检查我,到底是在拍摄视频,还是在闲晃。”他说。

  “和所有的印度家长一样,我也希望Sohnakar开心,但不能牺牲学业。” Sanjay在一家国营电力公司做接待员,“一直以来,我们没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少我们的孩子应该能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新德里南部一间豪华的乡间别墅,Ronak Bhatia在草坪上等待一个可以成名的机会。

  Bhatia在网上看到Celebrity Face发布的广告,这家活动公司经常承办发掘新星的活动。Bhatia身边还站着几百位和他一样的人,他们每个人都交了1000卢比的报名费,许多人远道而来,只为这一次试镜的机会。

  这些人谨慎的打量着对方,等待着工作人员叫到自己的名字,一批一批的去参加海选。

  19岁的Bhatia在外面静静等候着,他刚刚高中毕业,但他相信只要努力,早晚有一天,印在海报上的人是他。

  当Bhatia进入录影棚,他看到的是小型圆环式的打光灯和固定在三脚架上的一台智能手机。Celebrity Face确实是在寻找可以成为明星的人,不过不是电影、电视明星,他们在寻找TikTok明星。

  Celebrity Face给他们的任务是,在15分钟内拍摄两条短视频,其中一条需要展示舞蹈,另一条则需要对话模仿。

  最终,Bhatia并没有被Celebrity Face选中,只有130名粉丝的他仍在等待着属于他的机会,“总有一天,我的视频会被TikTok的算法选中,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有这么多年轻人等待着成名的机会,因为成为TikTok明星还能为他们带来收入保障。据统计,2017年至2018年间,印度45%的职工月均收入不到10000卢比(约合1000元人民币),法定最低工资只是18000卢比。然而,在印度,想见到顶级TikTok明星,门票就要5000卢比。

  营销公司Buzzoka创始人Ashutosh Harbola说,这些社交媒体明星为品牌做背书,他们发布的一条视频或帖文,能为自己带来2万卢比到1500万卢比的收入,当然这也取决于他们受欢迎的程度。“无论是YouTube还是TikTok,品牌都认可社交媒体名人的力量,与明星不同,社交媒体名人也是普通人,人们能够见到他并且愿意相信他。” Harbola说。

  2017年,Chouhan开始在TikTok上发布她伴着哈里亚纳邦歌曲跳舞的视频,还用方言说唱。视频中的她留着短发,有纹身,有时候会带着包头巾,两年多,她吸引到250万粉丝。

  Chouhan的父亲已经8年没有工作,母亲也不能赚钱,哥哥还在上大学,Chouhan在TikTok上为产品做推广,举办见面会,这些收入足以支撑全家人的开销。

  Ratan Chouhan 图片来源:Fawad Khan creation

  不少人还把拍摄TikTok做成了全职工作,走向了事业巅峰。在Musical.ly还没有和TikTok合并之前,Sameeksha Sud就在Musical.ly上发布短视频,作为一名演员,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拍摄TikTok会成为她的职业。

  Sud有1300万的粉丝,她不再出演电视剧,而是专注于拍摄短视频,黄平机场Sud接一条衣服或是苏打水产品的短视频广告,就可以为她带来15万卢比的收入。

  Jannat Zubair Rahmani 图片来源:TellyChakker

  Verma从距离新德里150英里远的斋浦尔来,付了6000卢比只为了和Zubair一起拍一条短视频,不过Verma也是为了借此增加自己账户的粉丝数,虽然她的粉丝只有1600名。

  就连负责Zubair在新德里见面会的保镖们,也想和她一起拍摄短视频,他们也想让自己的TikTok账户涨粉。

  对于千禧一代和后千禧一代来说,TikTok已逐渐成为全世界年轻人展示自己、比拼谁受到的关注度更高的平台,也是通往成功的门票。

  TikTok的理念是要斩获粉丝,让用户们相信,自己有成为全球明星的可能,不关乎他们生活在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只要他们能够在15秒内抓住人们的注意力。没有哪个国家,能像印度这般诠释这点。

  印度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也是印度下载量最高的应用之一,在印度大中城市里,有超2亿用户。TikTok印度销售和合作伙伴关系总监Sachin Sharma说,TikTok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它面向每个人,无论他是什么种族,无论性别或者社会地位,经济水平。

  除此之外,印度13亿人口中,超过一半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有5亿印度人使用移动网络,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用完整的文字在Twitter上表达自己,或是在发布Instagram时加上自嘲的文字。

  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的人当中甚至有很多是文盲,或是讲着本土方言,对这些人来说,短视频平台更加友好。TikTok印度的发言人称,这款应用支持15种印度方言。这就使得印度每个地区的用户都可以找到属于他们的TikTok明星、潮流和市场,拥有自己的一角。

  这款应用正重塑着大城市、小乡村里数以百万青年人的文化,他们都做好了要成为TikTok下一个大明星的准备。

  在这个只要有一点争议就能结束一个人职业生涯的时代,英山新闻不少TikTok的拍客们都深知名声是有一定期限的。

  网红街上的不少年轻人们都还算务实,去创造或至少规划另一种职业。黄平机场Sohnakar希望能接触到活动管理,Das希望能在最高法院的行政部门找到更好的工作,而Thakur则在攒钱准备贷款买一辆公交车。

  两年前,Rishabh Puri 22岁,刚刚从印度排名第一的私立大学阿米提大学毕业。他也曾坐两个小时的车从法里达巴德(Faridadabad)到网红街上拍摄视频,现在,Puri不需要如此辛苦。

  Puri后来以拍摄搞笑、恶作剧的日常生活视频而被大众熟知,各种品牌找到他,希望能够出现在他的视频当中,Puri便开始专注做营销视频。不过,让他200万的粉丝开心,这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

  Puri最近拒绝了推广酒品牌的机会。“我用了很多年的努力才获得了这么多的粉丝,他们造就了今天的我,这是我为什么注重作品内容的原因。” Puri提到自己是如何培养面对镜头的自信感,“你需要有一点点自恋。”接下来,Puri准备花两年的时间成为一名制作人。

  和Puri不同,30岁的Gunjan Joshi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变得名声大噪。Joshi也曾从距离新德里30公里的古尔冈来网红街拍摄短视频,之后她在视频中分享了她的减肥历程,拥有了稳定的粉丝数量后,Puri辞去了跨国公司的工程师工作。

  Joshi从上传健身视频和健康食谱开始,如今,她和她的220万粉丝分享饮食计划,Joshi希望在不久后可以创办一个健康网站。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mw0088.comhttp://www.hgmw0088.com/a/dianji/20200224/74865.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优界网_互联网IT资讯

分享到: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