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个月起玩“人肉搜索”也能让人坐牢!最高判七年

2019-12-17 10:01 来源:未知

  是我们始终关注和探讨的线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就打击

  出台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严打泄露个人信息“内鬼”等多个社会关注焦点做了明确规定。据公告,该司法解释自下个月1日起施行。(《解释》全文请直接拉至本文末尾处)

  这个词,大家不但不陌生,相反还非常熟悉。百度百科对“人肉搜索”给出的定义是:人肉搜索简称“人搜”,区别于机器搜索(简称为“机搜”),是一种以互联网为媒介,部分基于用人工方式对搜索引擎所提供信息逐个辨别真伪,部分又基于通过匿名知情人提供数据的方式搜集信息,以查找人物或者事件真相的群众运动。

  这些年,在一些公共事件中,我们已经见识过“人肉搜索”的威力,对于这一双刃剑,人们既惊叹于它的强大作用,又担心它被滥用,以致公民个人信息被非法利用。

  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53条之一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也属于“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但是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我国刑法规定: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对于“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尚存争议,这次发布的司法解释予以明确规定:

  “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提供“敏感信息”50条就可入罪我国刑法规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入罪要件为

  。但什么程度才算“情节严重”?本次出台的司法解释明确了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等十项认定标准。

  ● 对于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50条以上

  ● 对于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标准则是500条以上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缐杰说,办案部门对于涉案的公民个人信息,首先应当分类进行分析,

  。举例来说,某个案件涉及公民轨迹信息等敏感信息20条,住宿信息等重要信息350条,就要按照1和10倍比关系进行折算。350条重要信息折算成35条敏感信息,两项合计55条,就要追究刑事责任。

  “情节严重”,包括信息类型和数量、幻影2000战斗机违法所得数额、信息用途、主体身份和前科情况五个方面。

  。根据信息类型不同,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五百条以上”“五千条以上”“五万条以上”,或者违法所得五万元以上的,即属“情节特别严重”。●

  。《解释》将“造成被害人死亡、重伤、精神失常或者被绑架等严重后果”“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规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严打泄露信息的“内鬼”“目前,对于公民个人信息泄露造成最大危害的,主要是银行、教育、工商、电信、快递、证券、电商等行业的内部人员泄露数据。”公安部网络技术研发中心主任许剑卓说。

  数量或者数额达到司法解释规定的相关标准一半以上的,即可认定为刑法规定的“情节严重”,构成犯罪。也就是说入罪的门槛降低了一半。

  不少人有这样的经历:刚买完房,中介就打电话询问是否出租;孩子刚出生,推销幼儿产品的电话就找上门了……

  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敏感信息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五万元以上等情形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构成犯罪。

  泄露信息犯罪可罚违法所得5倍本次出台的司法解释还有一大亮点,是明确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罚金刑适用规则。司法解释明确:

  “个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例最高法院昨天还发布了几起“个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例。

  去年初,被告人邵保明、康旭、王杰、陆洪阳、倪江鸿分别以“大叔调查公司”的名义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

  五被告人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出售个人户籍、车辆档案、手机定位、个人征信、旅馆住宿等各类公民个人信息的广告的方式寻找客户,接单后通过微信向上家购买信息或让其他被告人帮忙向上家购买信息后加价出售,每单收取10元至1000余元不等的费用。经查,邵保明获利26000元,康旭获利8000元,倪江鸿、王杰、陆洪阳各获利5000元。

  2015年9月,被告人韩世杰、旷源鸿、韩文华利用连光辉等人提供的征信查询ID号、密码,非法查询公民个人银行征信信息共计近9万条。

  去年4月,被告人周滨城向他人购买浙江省学生信息193万余条。后周滨城将其中100万余条嘉兴、绍兴地区的学生信息以6万余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人陈利青,将45655条嘉兴地区的学生信息以3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人刘亚、陈俊、周红云,将7214条平湖地区的学生信息以1400元的价格出售,将2320条平湖地区的学生信息以500元的价格出售。此外,去年4月,刘亚、陈俊、周红云以3000元的价格向他人购买嘉兴地区学生信息25068条。

  2015年10月至去年7月,被告人夏拂晓买卖大量含有公民姓名、收货地址、手机号码等内容的网购订单信息,非法获利约5万元。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mw0088.comhttp://www.hgmw0088.com/a/bolan/20191217/73857.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优界网_互联网IT资讯

分享到:0